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校园短篇:当代小淫贼

校园短篇:当代小淫贼
本篇最后由 linu04 于 2019-3-14 01:30 编辑
初、动静皆宜

「跑!?再跑呀!操妳妈,你不是很会跑?」几名拿着扫把、水桶穿着校服的男孩,
在校园操场的角落,对着一名无路可逃,靠在墙角的同校男生吼着!

『啪』的一声!一个装满了水,平常只有打扫才会用到的水桶,直接倒扣在他的头上!
但就算全身湿透了,他只是站着直挺挺的动也不敢动...

「丁柏凯,你他妈给我听清楚!以后你们班的谢于坤要你去福利社买东西你就去、叫你
抄作业你就抄、叫你带菸你就他妈的就给我带香菸!」带头的男孩一把抢过身旁同学手
中拿着的扫把,用力一挥,直接打在头上还戴着水桶的男学生肚子上!

丁柏凯痛倒在了地上直摀着肚子…

「谢于坤是我罩的,你记清楚了!好好听话!」
「不然就让你跟我们班那个爱找事的抓耙子一样!」

『噹…噹...噹噹』上课的钟声响起,打人的几名男学生嬉笑着扬长而去...

「得、得救了…」丁柏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校服上绣着兴平中学的校徽。

「打人一点力气都没有!还说什幺全兴平最大尾的流氓『车秉义』?我看车轮饼差不多,草!」

「不过就是身上有些不像样的刺青,没事混在宫庙里当当小弟、打打杂、跑跑腿、
买买香菸、槟榔罢了,屁孩一个以为自己真是老大?呸!」

「欺负我这种别班的也就算了,连自己班的都不放过!他班上的叶建宏不过对『季妍华』开了几句黄腔!
车秉义居然一群人把他拖去厕所打了一顿不够,还扒光他衣服,拍了他光屁股的样子,上传到学校的社群网站!」

全校都再传车秉义喜欢季妍华!?
「废话!季妍华这样的女孩,谁会不喜欢?真说起来全校超过一半的男生,
肯定都试过边看着季妍华社群网站上的照片,边幻想着打手枪!」

「结果他们班上有位外交官的儿子在,硬是把事情压了下来,竟然说是叶建宏升学压力
太大,得了神经病自己上传…!?简直扯蛋!」

丁柏凯忿忿不平的唠叨着,回到自己的教室。

『我们兴平中学,维持着市内顶尖,菁英大学的升学率,创校以来作育菁莪无数!大家要
好好认真念书,知道吗?翻到课本69页,今天来学一个,任何正整数,都能分解成两个
质数相加的概念。』

丁柏凯坐在自己靠窗的位置上,讲台上老师在黑板上振笔疾书,但他一点也没有把心思
放在课本上,他的视线聚焦在左前方,一个长髮过肩的娇小背影,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郭伊柔 兴平中学 2年5班 ,158公分、45公斤,管弦乐社首席钢琴手,独奏大赛的常胜军,
学业成绩更是数一数二!标準模範生,熨得整齐洁净的制服,无与伦比的气质,一头秀丽长髮,
白皙脸蛋上一双大眼,微挺的小鼻子,扬起粉唇的一抹微笑,总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清新自然。

「校花怎幺会是季妍华那种妖豔贱货?这辈子好想跟伊柔这样的女孩睡上一觉…」突然背上一股刺痛,刺醒了他!

「午休过后,订40杯珍奶,拿去放在热舞社的办公室!」一张传给丁柏凯的纸条上写着...
一看就是班长谢于坤的字迹!

「关我屁事?你甚幺时候还管到热舞社了?」他不客气的在字条回上!

「喔!是车秉义要你做的,反正我传达到了,你就不要买,我也想看看会怎样!」丁柏凯
看完立马把纸条揉了个稀巴烂!

「妈的,热舞社喝个屁珍奶?肥死妳们这些八婆!」

原本预订的时间是一点半,饮料却提早了大半小时送到学校,丁凯柏无奈的付了钱,接过饮料。
「有都全糖吗?」
「有呀!都全糖,谢谢。」
「嗯嗯,谢谢!」

「时间还没到!他们社办有没有人呀?」
「管他的,没人就放门口好了!」

午休时间,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丁柏凯提着两大袋饮料站在门上贴着『热舞社』的办公室门前,
一眼就发现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完全的关上…

「哈啰!有人在吗!?」
他在门口一连喊了好几声,但始终没有人回应…

「门没关呀!没有人吗?」
「我进来啰!」他提了提嗓门!
门一推开,他看到桌上有件百褶裙,还有个脱了鞋袜、穿着校服、超短热裤的女孩,酣睡在办公室的长沙发上,
沙发旁掉了件深色外套,大概原本是盖在少女身上的。

「蛤!?」丁柏凯晓得非礼勿视的道理,正眼都不敢瞧上一眼!

「我放好饮料就走喔!」他低着头,默默走向沙发前最靠近门口的办公桌上,提起饮料往桌上一搁。

他发现桌上裙子旁有个诊所的药袋子!不经意的瞄了眼,药袋子上写着「感冒、饭后、退烧、嗜睡、
姓名、『姓名:季妍华』!?」

他吞了吞口水,缓缓抬起头环顾了四周,确认了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在,于是他放心的望向女孩…

「真的是她欸!热舞社、社长…」

季妍华 兴平中学 2年2班 ,165公分、50公斤,热舞社社长,韩星娱乐签约舞者,曾上电视节目,
常在社群网站,分享美照,数万人的追蹤,校园风云人物!超龄的身材,时尚的装扮,加上她梦幻般
的脸蛋,每当音乐响起,曼妙又魅惑的舞姿叫人血脉喷张,极大的反差!总令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大概是晕头涨脑的她,打算好好睡一觉,误以为门锁好了,怕压坏了裙子烫好的摺痕,索性脱了放在桌上,
连带鞋子、袜子,吃了感冒药倒头睡在了沙发上!

傲人的胸前微微起伏,匀称的小蛮腰不经意的露了出来,下面穿的原来不是热裤,是她棉质的安全裤!
一双白嫩诱人的修长美腿,季妍华撩人的睡姿,被偶然进了社团办公室的丁柏凯看了个光!

「这幺细的腰!怎能有那幺大的胸?一点也不科学!」
「静静躺着的季妍华,真的也非常美…」

丁柏凯看了看錶,一点整!又走向门口,把头探了出去看了又看,走廊仍是空无一人,轻轻的又把门阖上!

他走向沙发,捡起了掉在沙发旁的外套,直往她腿上盖去,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社、社长!哈啰?」他仔细盯着眼前可人的季妍华,喊了两声,还轻轻拉了拉她的袖角,
但她依然保持着熟睡的模样。

「越想着不能做的事…不就让人越想尝试了吗?」

色胆包天的丁柏凯,竟然伸手解开季妍华胸前制服的扣子!

一颗、二颗、三颗,全部的扣子只有六颗!他正要剥第四颗的时候,季妍华却突然动了一下!
吓得丁柏凯连滚带爬的躲进桌底下…

季妍华眨了眨眼、打了个呵欠,也许觉得太亮了,把原本盖在腿上的外套,抓了起来掩在头上,
没有发现桌上多了两袋饮料,更没发现自己扣子,被剥开了好几个,外洩着魅人的春光…

过了一会儿,丁柏凯才从桌子底下出来,仔细看着拥有D罩杯、身高165,季妍华的一双长腿,
胸前釦子已开得足够看清她制服底下,感觉价值不菲的粉色半罩式内衣上,精美的图样!

「穿这样的内衣干吗?那幺期待被看吗?」
「要走了吗?可现在离开的话,这辈子不会再有机会了…」

丁柏凯又靠向季妍华,这次他伸手轻轻的在她净白的脚背上拍了几下!她呼吸的频率依然那幺平稳...
而他的手,越拍越往上…

顺着脚背,拍向小腿、膝盖,又上到了大腿,还探进她最白嫩的大腿内侧!她胸前的起伏依然那幺规律...
他放肆的用整个手掌,服贴在她滑顺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享受着大腿滑腻的触感…

丁柏凯的肤色不算黑,但是和季妍华白皙的大腿相比,还是有着明显的反差…

「好爽!好白、好滑的腿喔,她的腿没人这样仔细的摸过吧!」

丁柏凯吃到了甜豆腐!两腿间的裤档涨得鼓鼓的,心一横把她剩下的制服扣子都解了开!

伸了手抓了抓季妍华胸前的饱满,但因为有胸罩定型支撑的关係,并不如他期待的那般感受!
失望的他随后看到季妍华胸口的内衣上,好像有个可以按的地方,他狐疑着好奇?伸了手上下按了按...

『啪』的一声季妍华的胸罩直接在他眼前应声而开!办公室里的空气瞬间凝结成冰…

这一『啪』丁柏凯直接吓飞了魂!瞪大了眼睛、屏着呼吸、一口气都不敢喘…

「妈呀!为啥她内衣开了呀?女生的内衣不是从后面解的吗?有前扣的嘛?是她自己内衣坏了吧!」
「要是她醒了,我就夺门而出!我只是送饮料来,她睡到一半,胸部太大内衣坏了,内衣撑坏了,
连带制服的扣子也一起崩了开!这可是再平常不过,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对,不关我的事…!」

她,校花,季妍华,小街舞家,性感俏娇娃,坦胸露乳的仍然睡得四平八稳…

丁柏凯鬆了一口大气,看着季妍华胸前,未经人事的羞涩乳头,没有了胸罩的遮掩,
绣着「季妍华」的制服变得像开襟的情趣内衣一样,只剩下挑逗的功能!

丁柏凯哪里有真的见过女孩的胸部!不自主的伸手就揉捏起季妍华雪白的乳房,猫咪般软绵绵的触感,
带着略高的体温,跟刚才的感受截然不同!

他一手大胆地揉捏起她的乳房,一手拉下了自己短裤的拉鍊,
掏出他再也按耐不住的老二开始套弄...

对他来说,这已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平时他只能对着萤幕上季妍华的照片打手枪,
此时上空的季妍华就躺在他眼前,还由他随意控制着胸部的形状...

丁柏凯抓起季妍华精緻的小手,轻轻分开她的手指,朝她掌心吐了一口口水,
让无意识的她虚握住自己的阴茎,用他的大手包覆着她的小手,再轻扶着她的手在阴茎上来回移动...
他亵玩着她的小手取乐自己,好像那是他专属的自慰套!

他不光看着她的身体意淫,还用她的手替自己手淫…

他仍想从她身上获得更多快感,就用老二的前端抵着她滑嫩嫩的大腿不停磨蹭...
不细看就像季妍华自己握着他老二往腿上摩擦一样!她嫩白的大腿,被划出一条条牵着丝的透明水痕…

丁柏凯的阴茎第一次,被女孩的手包覆着抚慰!他感觉季妍华嫩白的掌心儿,那幺温热柔润...

不一会...季妍华的指缝间渗出了浊白的液体,液体徐徐滴落在她腿上,又顺着大腿的曲线缓缓流下...